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专题首页>>
学习雷锋善行河北 >> 善行河北 道德90后
[善行河北]对话“道德90后”吕希庆:世界需要热心肠
发布人:学雷锋信息员      点击次数:2331
阅读提示

  一年前,一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亲爱的课堂》,让更多人认识了沧州青县两名90后少年吕希庆和刘晓。

  刘晓因患先天性脊柱裂,腿脚无力,难以走路。他的同学吕希庆则背着他上下学,甚至在学校背着他上下楼梯、上厕所,帮他打饭、打水……吕希庆成了刘晓的“学校保姆”。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他一背就是九年。

  如今,吕希庆和刘晓迈向了各自不同的人生之路:读高二的吕希庆正在为高考奋力苦读,由于身体原因不能继续上学的刘晓在家从事写作。

  经过了时间的沉淀,吕希庆如何看待过去九年如一日的善举?

  日前,笔者走进青县,与18岁的吕希庆对话。

  “这只是一件帮助同学的小事”

  新闻纵深:现在你和刘晓见面的机会还多吗?

  吕希庆:在每个月的两天假期中,我几乎每次回家都顺路到他家呆两三个小时。有时候,由于时间紧错过了,想到他一个人在家里挺寂寞的,心里就挺难受。

  我每次去他都很高兴,我们会聊很多。他会让我欣赏他新写的文章。我俩之间说话从来不藏着掖着,比如他会问我,在学校里交女朋友了吗?赶紧交代啊!

  新闻纵深:毕竟不在一起上学了,这份友情,会不会渐渐变淡?

  吕希庆:绝对不会的!小时候有很多玩伴,现在都找不到了,都分开了,我和刘晓至今还经常见面,挺不容易的。我俩一起携手走过了那么多年,这个朋友,这份友情,我觉得比什么都重要。

  新闻纵深:一开始帮助刘晓是出于怎样的想法?

  吕希庆:同情吧。他为了坚持上学,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学习成绩还那么好。尤其是,我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看到他家里很困难,比我家条件还差。这更激发了我的同情心。

  新闻纵深:有人觉得,你平时的课业负担已经很重了,帮助刘晓无疑又增加了一种负担,成为你的一个累赘,你怎么看?

  吕希庆:当时我并没有想太多。帮刘晓,我并不觉得累。在我眼里,这只是一件帮助同学的小事,帮他我没有缺少什么,更没损失什么。反倒是,我还从他身上学到了自强。我以前是一个很消极的人,被他的自强所感染了。

  我的想法很简单,能帮一天是一天,能帮一点是一点。我更没想过这是一种累赘。如果把这件事当做压力那早把我压垮了!

  新闻纵深:帮刘晓一天两天容易,九年难。你是怎么样坚持下来的?

  吕希庆:我一开始背他的时候,并没想过能背多久,能背一天是一天,没有想过时间的概念。

  当我每次看到他的样子,就想,再背他一次吧,再帮他一次吧,这样一次次地累加就多了,就停不下来了。如果一开始就有人告诉我要背他八九年,肯定把我吓怕了,即便现在说,你再背他八年,我也会胆怯。

  新闻纵深:九年中,就真的没想过要放弃?

  吕希庆:其实,我也有特别累、情绪很低落的时候,但每次一看到刘晓那超乐观的样子,就被他感染了,马上就有了力气。

  再说,时间久了,我们之间已经建立起友谊了。一开始,是我给了他继续上学的希望,如果我真放手了,不管他了,他退学了怎么办?那我是不是太残忍了?这么多年友谊在那摆着呢,怎么能说撒手就撒手呢?其实,爱情也是一样,我如果遇到心仪的女孩,互相喜欢,我这一辈子就会对她不离不弃,忠贞不渝。

  新闻纵深:当时,有没有人在背后说风凉话?

  吕希庆:当然有。进入初中以后,很多人以为我们俩是亲戚呢。怎么吕希庆天天背着刘晓?有些人的风凉话就出来了。对于这样的话,我一般都听不见,从不往心里去。如果真不想听的话,再怎么说,也听不见,也不会影响我。

  新闻纵深:刘晓身上的哪些东西值得你学习?

  吕希庆:刘晓的文采特别好,上学的时候,他的作文就很好,词汇量特别多。因为他特别喜欢看书,各种类型的书他都喜欢看,《鲁迅全集》他也看。

  还有就是坚强吧。有一次,刘晓父母不想让他上学了,他特别伤心,课间时,我背他上厕所,他在厕所里哇哇地哭起来,但当他出了厕所就抹干了眼泪,露出了笑容。

  “父亲是一个特别热心肠的人”

  新闻纵深:你父母知道你帮助刘晓的事时,他们有什么反应?

  吕希庆:他们很平静啊,没有特别跟我谈这个事。他们感觉这很正常,至少对我们来说是很正常的事。他们也不是不管我,我觉得,他们相信我会处理好自己的事。

  如果父母天天给我唠叨:“你帮他挺累的,最好还是别再帮了。”或者,父母郑重其事地跟我谈话说:“希庆,咱们还是放手吧,别干了”,我也许就真的不干了。我是个听话的孩子。但父母从来没有说过让我放弃的话。这使我认为,帮他是正确的。

  村里有些人确实劝过我别再背了,我觉得,他们对我影响不大。

  新闻纵深:在你眼里,父母是怎样的人?

  吕希庆:在我的印象中,父母总是帮助别人,是那种典型的助人为乐。记得我小时候,老爸整天去给村里人剪头,还经常去帮别人家垒炕、垒灶台,村里一半人家的炕都是老爸给垒的,从来没有要过钱。我每次都跟着他去,觉得父亲是一个特别热心肠的人,很伟大。

  老爸孝敬老人也是全村里出了名的。从我懂事起,老爸每天都去看爷爷,给爷爷买好吃的,如果老爸一天没去,第二天,爷爷肯定到我家来看我们。

  我妈也是这样一个人,一个人照顾一大家子,挺累的,但从没怨言。我妈总给我说,要记得别人的恩情。我家原来特别穷,有一次,二娘给了我家一碗油,我妈就一直记得二娘的好。我八岁的时候,二娘去世了,我妈就对二娘的孩子一直特别照顾。

  新闻纵深:父母的热心会不会影响自家的生活?

  吕希庆:就是觉得父母太无私了,有一次,我跟老爸闹别扭,希望老爸凡事能从自身考虑一点儿,哪怕有一点儿的改变也好,还说了一些不知轻重的话……我真不知道那次对他有多大的伤害,现在想起来真后悔。父母就是这样的人,改不了,倒是把我也影响了。(笑)  

  “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我以前做过什么,从头开始”

  新闻纵深:你是带着榜样的光环进入宏志班学习的,在平时的学习生活中,有没有一种优越感?

  吕希庆:我入学的时候,班里开了一个特别的班会欢迎我,还来了很多记者。上课时,讲到“好人”的时候,老师会说,就像咱们班的吕希庆一样。说实话,这些确实让我感觉挺自豪的。

  但我知道,我和大家一样,都是普通同学,从没有过优越感。

  新闻纵深:有些人成为榜样之后会有很大的心理压力,你会不会无形中也有一种压力,想比原来做的更好?

  吕希庆:我平时总说,千万不要给你画个圈你就不敢走出去。

  我知道大家都看着我呢,平时也会有人开玩笑地说:“你是沧州好人嘛!要多干点儿!”但也有很多人对我说,不能因为这件事就被荣誉和压力打倒,要看淡一些。我心态挺好的,没有把自己特殊化,也没有任何压力。在班里,我能帮的就帮,能尽力的就尽力,该是我做的我一定会做好,但不会苛刻自己一定要去干什么。

  新闻纵深:你好像对那些荣誉看得很轻?

  吕希庆:说实话,我获得的每一个奖杯都拿到班里去和同学们一起拆着玩了。

  那些荣誉确实给我带来很大很大的帮助,如果没有这些荣誉,现在和今后的路我都不知道怎么走。但对我来说,那些只是荣誉,只代表过去,并不完全代表实力,我现在要一点一点地积攒实力。真的,我跟你说的都是真心话……

  新闻纵深:你还有一年就要面临高考了,刘晓在家里也在不停地学习,你们有没有具体的人生目标?

  吕希庆:他想当作家,要出书,现在每天练笔。以前写科幻,我也看过一些,他的想象力很丰富,我看不太懂。他现在转型了,想写励志方面的,他说,要给更多的人动力和希望。

  我曾经想当军人,想捍卫国家尊严。但是现在,感觉有些迷茫,好像找不到目标了。同学们都追求上一个好大学,找一份好工作,但好像这并不是我想要的东西,怎么说呢,我好像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我希望明年能考到省外的大学去,多长些见识,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我以前做过什么,从头开始。

  记者手记:让青春多些担当

  再次见到吕希庆,当初那个纤瘦、稚嫩的青涩孩童已成长为一名身高超过一米八,意气风发的青春少年。

  看着他那逐渐宽阔起来的肩膀,逐渐厚实的胸膛,仿佛能够看到他那颗敢负责、能担当的心也已成长起来。

  面对记者,正值青春期的吕希庆毫不掩饰地表露出些许叛逆和迷茫。回望曾经的义举,他用少年老成的语气说:“那只是善心使然的一件小事而已。”

  尽管没有信誓旦旦的承诺,但吕希庆坚持了下来。 这种义无反顾的担当,来自他的同情心,来自挺身而出的勇气。他坦言,每次背起刘晓内心会一次一次地被触动。那时他希望用自己瘦小的双肩为刘晓,为这个比自己高壮、比自己年长的同学扛起了一片天。

  在吕希庆身上,我们看到了90后们稚嫩身体里埋藏着善与爱的种子。

  青春多一些担当,才会变得更加成熟。每次提到刘晓,吕希庆眼神中都会流露出那种超越普通友情的闪光,他说,无论他在哪,心里永远都会牵挂着这位曾经朝夕相处的好兄弟。他对这份友谊的珍视甚至高过自己的前途。

  青春多一些担当,也会变得更加勇敢。吕希庆说,他要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闯,然后把父母带出农村。他要做家庭的支柱。

  在吕希庆的人生阅历里,九年无悔的付出已经成为他人生的"第一桶金",面对今后漫长的人生路,记者相信,再多再大的困难都不会将他压倒。

  只有磨砺过的青春才会更有光泽,只有承担过的青春才会更加厚重。责任与担当,应该成为青少年教育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课。(文/ 记者王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