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专题首页>>
学习雷锋善行河北 >> 善行河北 道德90后
对话“道德90后”唐建哲:帮妈妈扫街不丢人
发布人:学雷锋信息员      点击次数:2464

    阅读提示

    在他心中,自己不只是一名刚经历过“黑色六月”的高考生,还是一个亟需挣钱养家糊口的男子汉;母亲也不只是整个家庭的支撑,还是一名同样需要被呵护、被关爱的“漂亮妈妈”。

    面对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爸爸和靠扫街赚钱养家的妈妈,19岁的石家庄市高考生唐建哲选择了分担——— 从考完后的第一天起,每天凌晨4点多和妈妈一起在石家庄市柏林南路清扫街道。

    其实,唐建哲从小就跟着妈妈去打工挣钱养家,知道妈妈身上的家庭重担需要他去分担,知道自己必须为改变命运做出努力。

    6月25日,性格内向的唐建哲向记者敞开了心扉。

    “长这么大,都是妈妈干什么,我就去帮她干什么”

    新闻纵深:在很多人的习惯思维中,扫街并不是一个体面的工作。帮妈妈扫街的事被媒体报道之后,周围人是什么态度?

    你有没有觉得难为情?

    唐建哲:难为情?我还真没想过。我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是在替妈妈干活。我的好多同学都在报纸上看到了,他们说:“跟你妈去干活了?挺好的啊!”都是这样的话。他们只是随便说说,没别的意思,我也只是点头笑笑。

    现在,好多路过柏林南路的人也会对我指指点点的,我不在乎那些,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扫街也是一个职业嘛,总得有人扫吧,我没有觉得这个工作不体面,本来就是临时工嘛,都是靠自己的劳动赚钱。再说了,妈妈就是干这个养活我们一家的……

    至于家庭环境,如果别人不问,我肯定不会主动去说,但别人知道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

    新闻纵深:为什么决定在高考结束后第一天就去帮妈妈扫街?

    唐建哲:高考之前并没有想过这件事,对妈妈的工作也没关心过,心里觉得挺愧疚的。高考结束后的那天晚上吃饭,我问妈妈,扫街是不是特别累啊,我看妈妈并不愿意多说,当时就决定,一定要去帮妈妈。还有一个原因是妈妈的腰不好,前一段时间,腰疼得厉害,还去了医院,也没查出什么来,主要就是扫街累的。

    新闻纵深:你第一天扫街是不是特别累?

    唐建哲:高考前养成了晚睡的习惯,但那天晚上我睡得很早,心里一直装着这件事儿。凌晨3点,妈妈一起床,我也就起来了。当时特别困,一路上眼睛都觉得睁不开。

    看到那么多的垃圾,心里直发毛。都不知道怎么扫干净的。干完后,上午好好地补了一觉。开始觉得特别累,不过,这几天我已经习惯了,也知道妈妈实在太辛苦了。

    新闻纵深:你的同学是怎么安排高考后活动的?他们有没有叫你一起去玩?

    唐建哲:很多同学一起去旅游了,我肯定去不了。考之前大伙说要组织聚会什么的,当时心里还想,一定要去参加啊。但现在我凌晨干活,白天要睡觉,我也不上网,也没手机。这样也好,省钱。

    新闻纵深:有没有想过去找一份比扫街更挣钱的工作?

    唐建哲:我想了,过一段时间,我就去找个其他工作,或许比现在挣得多些。今天,有一家报社通知我,说帮我找了一个活,让我明天去面试,我挺感谢他们的。但我觉得,即便有了其他工作,也要帮妈妈,比如,妈妈先去扫,到了五点,我再去帮她“扎车”、收垃圾,这些都需要用着腰上的力。

新闻纵深:在之前,你也经常帮妈妈干活吗?

    唐建哲:其实,以前,我几乎每个寒暑假都帮妈妈打工的。

    我记得读高一暑假时妈妈在啤酒厂作临时工,我也跟妈妈一起去干,那个活挺累:先把啤酒瓶从麻袋里拿出来放到筐子里,然后把七个筐子垒起来,移到一块。有时候,为了抢活,每天凌晨四点就要赶过去占位。由于是计件工资,我帮妈妈干就可以多挣一倍工资。相比来看,扫街的活儿要容易多了。

    小时候,妈妈去做钟点工,我也跟着一起去。一开始,人家会说:“怎么把孩子都带来了。”我也觉得不好意思。但去过几次,人家就理解了,还总是夸我能干。长这么大,都是妈妈干什么,我就去帮她干什么,已经习惯了。

    妈妈一开始扫街并没有告诉我们,她是怕我们惦记、担心,直到妈妈干了三个月我们才知道的。当时,我注意到妈妈每天凌晨都会出去,她关门很轻,怕吵醒我们。这么多年,妈妈卖过菜,做过家政,什么苦都吃过。

    “从小就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就觉得赚钱养家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

    新闻纵深:由于家庭条件差,很多人会自卑,觉得不如别人,你有过吗?

    唐建哲:说实话,我的精力并没有过多关注这方面,每家都有不同的生活。爸爸得那种病,没有办法,妈妈这么辛苦,还能说什么啊。说实话,我们家一直靠妈妈一个女人支撑,还要供姐姐和我上学呢,挺不容易的,我挺知足!

    新闻纵深:在学校,同学之间免不了有物质方面的比较,你在意这些吗?

    唐建哲:他们谈这些的时候,我很少凑过去。反正我那些朋友从不谈这个,他们都比我家庭环境好。我们喜欢讨论的是运动啊,每天做多少俯卧撑啊,还有新闻啊。

    我并不在乎物质方面的东西,对吃穿也没有任何要求。 我家平时吃饭基本都是素菜,每天就炒一个菜,我觉得挺好的,炒那么多菜,一是浪费时间,二是吃不了也浪费。

    我的很多衣服都是妈妈干家政的时候,人家给的。比如这条裤子,穿着挺舒服,我多少年没买过新衣服了,也不需要。平时在学校,都穿校服,也看不出来差异。从高二开始,我每个学期会拿到1000元的助学金,每次都如数给妈妈,我平时一般不花钱。

   新闻纵深:现在有很多像你一样的90后,业余生活多是玩电脑、K歌,聚餐,你羡慕他们的生活方式吗?

    唐建哲:说实话,我也有点羡慕他们那种生活。但想想自己其实也挺充实的,有些人天天泡网吧,没有意义。不过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自己的家庭什么样,就过什么样的日子吧。

    今天有一个同学对我说,放假后他天天在家玩电脑,他妈妈看到了我的报道说:“你看看人家唐建哲,你也帮我干点活!”(笑)

    新闻纵深:你从小在这样一个家庭中长大,赚钱养家的意识是不是比别人更强烈?

    唐建哲:嗯,我从小就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就觉得赚钱养家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每天看着妈妈忙,就想尽快为她分担。小一些的时候觉得,学习好了,妈妈就会高兴,大一些了就想,要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多赚钱。我改变不了家庭出身,只能通过上学,通过后天的努力自己来改变命运。

    新闻纵深:这样会不会对自己要求也比较苛刻?

    唐建哲:有一次,我考试成绩不理想,晚上回家挺失落的,妈妈还在一旁唠叨,我就像疯子一样冲着她喊。但晚上睡觉后,躺在那里,就后悔了,尤其是听到妈妈凌晨出门的声音,觉得心里特别难受,对不起他们。

    “为了家庭,为了父母,我付出什么都愿意”

    新闻纵深:现在高考分数已经下来了,这个分数和你预想的有差距吗?

    唐建哲:我是理科,只考了434分……模拟考试时,我一般排在班里10名左右,这一次估计往下滑了,要20名左右了吧……(流泪)

    新闻纵深:听你妈妈说,当时知道分数之后,你哭了一晚上?

    唐建哲:前几天,全家人都惦记着成绩的事。23号凌晨,妈妈的手机上接到一个短信,是我的高考成绩,434分,真的太低了……我哭了一晚上,心里不好受,觉得对不起家人……

    新闻纵深:马上就要报志愿了,你有怎样的打算?

    唐建哲:我不想去复读。如果复读,妈妈还要多累一年。我也不会报外地的学校。一方面是家庭条件的考虑,路费、住宿费等花销吃不消,另一方面,放心不下妈妈一个人在家照顾爸爸。这个分数可以报本三的院校,但家里负担不起学费啊。 哎,这个成绩,真让我为难……

    新闻纵深:高考前,你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什么?想学什么专业?

    唐建哲:我的目标是上本二。我查了查资料,土木工程、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会计学这三个专业都是我想学的。因为学费不是很高,毕业之后也不是很愁就业。工资待遇是我选择专业的主要考虑因素。

    新闻纵深:你考虑问题的出发点都是家,自己对未来有什么想法吗?

    唐建哲:没有家怎么能有我呢。现在妈妈还有能力照顾家,等我大学毕业了,妈妈也就干不动了,只有我一个人支撑了。

    我的理想都是建立在家庭富裕和幸福基础上的,为了家庭,为了父母,我付出什么都愿意。

    记者手记:趟过成长的河

    为了完成这篇稿件,记者两次见到唐建哲和他的妈妈。

    第一次是在高考结束后的第11天,凌晨4时50分许。

    灰蒙蒙的天色,空气中满含燥热的气息。记者一连问了10多名清洁工,才在柏林南路小学西侧的十字路口见到了两个身影——— 靠近人行道内侧的是一个瘦小的中年女子,面带微笑,一只手正轻轻擦汗;在人行道外侧,一个个头不算高的大男孩正埋头扫地,淡黄色的衬衣已被汗水湿透。“他总是让我站在里边,他在外头,免得我被车撞了。”唐建哲的妈妈说这句话的时候,憔悴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第二次是在6月25日的夜晚,在唐家居住的一个老旧小区的小花园里。

    唐建哲和妈妈带着记者朝花园里的一处石阶走去。临到石阶时,唐建哲加快了脚步,掏出卫生纸,在石阶上不停地擦着,然后,又换了一些干净的卫生纸铺在石阶上,对妈妈和记者说:“干净了,坐吧!”

    采访间隙,唐建哲嗓子有些沙哑,记者想去为他买瓶水,却遭到了母子二人的极力阻拦。“这几天,我已经收到三四条短信了,都是想给我们提供帮助的。”唐建哲的妈妈说,“建哲说了,我们不能要,花人家的钱,心里过意不去!”

    在唐建哲妈妈眼里,最大的欣慰也许并不是孩子考了多少分,有多大本事,而是孩子明白她的付出,懂事、孝顺。她说,一家人的幸福日子,也许并不是有了多少钱,而是自己用勤劳的双手过好自己的生活,唯有此,心里才踏实,日子才安生。

    和之前被媒体热捧、社会关注的“道德90后”们相比,唐建哲的所做所为实在算不上什么壮举,但从他的身上,人们同样看到了90后们身上的亮色。

    面对父亲患有精神分裂,每月仅靠母亲1000多元的工资维持一家四口生计的困窘,面对不想去填写每年的特困生救济表格,但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又不得不去填写的无奈,面对姐姐能否找到一个工作,自己能否在假期里找到一个赚钱打工机会的茫然,这个19岁的大男孩,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在生活的困境中昂起了头。

    在这个社会上,还有众多像唐建哲这样的90后们,正在生活的磨难中趟过成长的河,从他们身上,人们同样能看到青春的希望。(记者 龚正龙 王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