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前沿论坛
 
一支不容忽视的生力军
发布时间:2014-12-03    发布人:管理员   点击次数:88595

  一、自我发展:星罗棋布的青年社会组织,正在成为创新现代社会治理方式的重要力量

  根据我市民政部门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3年底,我市正式注册社会组织1002个(其中社会团体662个,民非组织340个),已存在各类社会组织保守估算3000个以上,社会组织中青年参与度占72.6%。目前,我市各县区发展较为成熟、联系青年在50人以上的各种类型青年社会组织均在5家以上,均有1家以上的注册青年社会组织。

  (一)我市青年社会组织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

  1.兴趣爱好类。主要是以共同的兴趣爱好和健康娱乐聚集在一起的社会组织,例如各高校的兴趣爱好社团、兴隆县的户外运动协会、丰宁县的北方名人俱乐部、围场县的自行车运动协会等。

  2.职业群体类。主要是相同职业或相似背景出身的青年组成的职业群体类青年社会组织,比如机关事业单位党员志愿者服务队、安利公司志愿者组织等。

  3.公益服务类。主要是以社会弱势群体如老人、儿童、残疾人、贫困家庭为服务对象的社会组织,比如我市隆化县的爱心联盟、双滦区志愿者协会,公益服务类组织在我市各县区均有成立,相对成熟。

  (二)各类组织没有严格界限,多有交叉,在联系青年、服务社会、利用资源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1.凝聚联系青年的“吸铁石”。根据调研中的不完全统计,我市各类青年社会组织中骨干成员最少的几十人,最多的可达二三百人,其直接联系、服务的青年数量更为庞大,例如,滦平县志愿者服务队联系的青年达2000余人,隆化县爱心联盟其成员之间进行交流联系QQ群覆盖的青年达3800余人,吸引联系着社会各行各业的青年,其中也不乏市外、省外的青年,成为青年参与社会活动的一个重要方式和载体,也成为影响青年成长的一个主要阵地。

  2.参与社会活动的“新力量”。我市青年社会组织的关注点既包括聚会交友、时尚运动,也涵盖践行公益、参与社会事务等多个方面。青年在实践中创造了丰富多彩、充满活力的青年流行文化,围场县自行车运动协会,一年内开展骑行活动平均40余次,内容涉及自行车骑游、自行车比赛、公益宣传等;宽城县青年志愿者协会平均每周开展一次活动,内容涉及志愿服务、助学、助残、助困、敬老、环保宣传等多方面内容,在参与社会服务、构建和谐社会中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3.热心公益的“小太阳”。全市现有爱心联盟17家,2009年至今,累计社会化捐赠款物743万余元,涉类包括现金、衣物、学习用品、书籍、设备。在活动组织开展中秉持公开、透明原则,社会参与度高。隆化县爱心联盟注册于2013年,现为河北省志愿者协会理事单位,2009年成立至今已捐款达到400多万元,受助贫困学生600多名,为贫困学生和贫困家庭发放衣物约16万件;我市其他县区公益服务类社会组织帮扶救助的款物年均也在10万元以上。

  二、管理松散:自由灵活的组织形式是把双刃剑,在自身发展较快的同时,也局限了发展的质量和层级

  调研中发现,我市青年社会组织在组织形式、联系方式、开展活动、经费管理等多方面具有相似性,与团属社团相比,缺乏规范的运作模式和章程引领,在组织、引导、服务青年方面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一)发展“随意性”,缺乏规范引导

  青年社会组织面向所有的社会成员敞开大门,没有年龄、性别、地位、职业、身份、贫富的限制,而且选择是多元的,一个人可以同时选择多个不同的青年社会组织。活动参与者自由、活动内容形式自由,除了以发起者为核心的几个主要成员之外,管理模式、团队结构、财务制度和组织理念相对还不健全完善,呈松散状态。靠主观意念实施,活动随意性强、自由度高,缺乏部门、机构对此团体的规范引导。

  (二)沟通“网络化”,隐存一定社会风险

  绝大部分青年选择QQ群、网络论坛、手机短信、微信等现代电子联络工具,只有一小部分的青年选择当面通知,活动中互称网名,身份保密。这种网络化组织形式隐含了一定的社会风险:一是通过虚拟网络联络召集,组织成员身份无法及时进行甄别;二是靠骨干者的个人魅力凝聚,容易盲听盲信、被人利用;三是部分捐赠资金根源不详,容易受敌对势力以资金、项目、培训为名,恶意煽动蛊惑;四是伴随着信访、房屋拆迁、土地征用、物业纠纷等社会矛盾问题不能及时妥善解决,也会引发群体性突发事件,影响社会安定。

  (三)保障“不稳定”,组织活力时高时低

  目前,全市范围内的绝大多数青年社会组织活动实行成员交通自理、费用共担。而一些爱心活动往往通过寻找企业帮助或者商家买单的方式来处理。调研中发现,绝大部分青年社会组织都存在经费紧张、经费不足、资金来源不稳定现象,大多数青年社会组织都没有维持长期自我运转的专门活动经费。活力时高时低,致使发展速度受到制约,各组织发展不规律,自我运作、自我管理、自我发展的能力差。

  (四)成员“流动性”,组织规模小而散

  因成员多为兼职,利用闲暇时间参与社会活动,骨干力量流动性强;各组织中青年成员年龄以“75—85”为主,平均年龄在35岁左右,参加活动的时间和精力极不稳定,这也致使我市青年社会组织以50人以下的小规模组织为主。按照现行民政部门关于民间组织管理规定,注册登记要有专门场所、专有资金、主管单位等硬性要求,这些社会组织大多以非正式的组织形态出现,给监管、引导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三、搭建平台:引导团组织与青年社会组织有效联系、高效合作,全面服务青年社会组织健康成长

  针对青年社会组织结构多样、成员庞杂,缺乏长效运行机制,普遍处于随意组合、自生自灭的无序发展状态等特点,需要不断创新手段、搭建平台,对其进行合理引导,加强对青年社会组织的有效服务和管理,实现共青团与青年社会组织的有效衔接,将党团工作覆盖到社会组织青年群体,促进青年社会组织发展壮大,发挥其服务群众、改进社会治理方式的积极作用。

  (一)变被动为主动,引导青年社会组织正向活动

  青年社会组织多以年轻人为主体,且组织活动多可与团青工作找到结合点,作为团干部联系普通青年工作的途径,团干部可以以个人身份参与到社会组织活动中,或成为某社会组织骨干、发起人;同时,发挥团的资源优势,将团的活动与青年社会组织活动共同设计、共同组织,实现优势互补,在参与中引导活动的正向开展;在青年聚集的社会组织中探索建立团组织或青年工作委员会,成为社会青年聚集的大家庭,主动参与,给予正面引导支持。

  (二)变分散为集中,规范青年社会组织服务行为

  以“服务社会、服务青年、发挥作用、共促发展”为宗旨,建立市、县两级青年社会组织服务中心,根据分类特点,开设爱心驿站、兴趣驿站、志愿驿站,实现基地凝聚、制度巩固、项目催生、资金支持等工作;建立指导帮扶机制,主动为有需求的青年社会组织开展活动创造条件,帮助青年社会组织健全内部管理制度、财务收支制度、激励考核制度,在服务中加强对青年社会组织的引导,鼓励承接政府事务;联合搭建区域性青年社会组织交流平台,促进青年社会组织之间的横向交流、资源共享,提高各青年社会组织的规范运行服务水平。

  (三)变无序为有序,强化青年社会组织监督管理

  要进一步改革和创新社会组织登记管理体制,除法律规定需要前置审批的以外,进一步实现青年社会组织自愿发起、自筹经费、自主管理,推进青年社会组织民间化、自治化、市场化进程;根据青年社会组织的活动领域和功能,将其划分为不同的类别,制定不同的法规和相应的制度框架,并采取不同的监管政策,实行分类管理体制;为青年社会组织提供场地、技术、管理方面的咨询服务,指导社会组织工作人员参加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促进松散的青年社会组织向组织化、专业化和规范化发展。

  只有积极有为地规范管理青年社会组织,将其打造成为激发社会组织活力、增强社会治理能力的生力军,才能有效发挥其在引领青年文化、服务青年需求、扩大社会参与、助推社会建设中的作用。


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  电子邮箱